上海-桑格格

2012-11-20 16:11:57 作者: 所属分类:经典文章 阅读:6371 评论:5

标签:

25-27 上海

2012122721495001

704.小学三年纪的一天,天气晴朗,蓝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楼上的邓佳牵着我到她们家,然后指着天花板上的踢脚线说:看!我们家的新装修!一直到现在,我都认为装修就是踢脚线,没有踢脚线就是没有装修,装修的最高境界就是踢脚线。
705.这一天,天气晴朗,蓝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我们在上海要租一间房子,房东太太带我们看房子,房间十分一般,但是她指着一条古老的踢脚线说:看,这是装修过的房子!费用不能再少!我觉得她说得有理,就租了。
706.上海蔬菜就是丰富,我吃了很多叫不出名字的蔬菜,很好吃,家常但又有山野风味。比如,什么马头苋、……那什么就叫不出名字了。
707.我今天看见超市摊上居然有一种叫做“观音菜”的,很嫩,颜色蓝紫,我马上就买了一盒。回家洗菜的时候,我极细心,一根一叶的搓洗,心情十分虔诚。下锅煮的时候,我高念一声:阿弥托佛~。
708.这个菜在沸水中,水立刻呈深紫色,叶子几乎成黑色了,像血液浓稠结痂。我内心不忍,把观音婆婆捞上来,她老人家已经奄奄一息了,放在我打好的四川调料中,其状凄惨,软塌塌地。我不知如何是好,静默了一会儿,空气中岁月沙沙在走,人神共处一室,宇宙安详悲壮。我端着观音菜,对她说:婆婆,既然你化身人世间为食,就是舍身搭救天下子民的饥苦,我正好饿着肚子,你就不要怪我唐突神灵,我吃了哈?我吃了呦?
709.我现在有了神力,菜菜穿肠过,观音心中留。
710.作为一个人,我要说,观音婆婆,你变的菜菜有点涩口,下次要变好点。
711.我妈妈来上海,我去了虹桥机场接她,但是她正在浦东机场厕所里补妆,一边扑粉一边念:咦~蓉娃儿咋还不来接我喃??两个小时后,我终于看见了我那人海中的妈妈,她怨气冲天地地说:上海钱多了用不完嗦~,修两个机场~!拿来我给他们用点嘛~!
712.打车,到了地方下,摸包包的时候我的汗就出来了:钱包没有带!我浑身冰冷,一头的汗,在包包翻啊翻啊,翻出一块大板德芙巧克力,哆哆嗦嗦递给司机:叔叔(之前叫人家师傅),我忘带钱包了,这块巧克力值起码15块!(车费12块)……我们可爱的上海司机,微笑着把表抬起来:没有事!没关系的!人人都有忘记带钱包的时候~!你走你的,没有关系的,啊~,我不要你的巧克力,哈哈。
713.以后要有谁再诋毁上海男人,我就不答应。
714.我们走进明天广场五星级万嚎酒店,进了电梯,舒适地靠在电梯墙壁上,林家华妹妹却直直地站着,然后说——千万不要靠酒店的电梯啊,我有朋友在酒店上班,她们在监视器里看见很多人在电梯里偷偷挖鼻屎,然后涂在电梯墙壁上!
715.我们像弹簧一样弹起来,都站得直直的。我特地来告诉大家,一起分享哈。
716.给人递名片的时候,我在巨大的包包里面掏啊掏啊,摸到了!掏出来递给人家,人家很有礼貌地还给我了:桑小姐,……不好意思,这是你的身份证!
717.在街上,没有戴眼睛,远远看见对面有一个“三折什么”的字样,就无怨无悔地钻入泥泞水泽的过街地道。从地道钻出来,一看,三菱电机。
718.我准备在五角场的某银行提款机前像一个现代人那样斯斯文文地取钱,好满足我那原始野蛮的物质欲望。
719.这时!我发现了取款机有一个可疑的摄像头,暗藏在界面之旁。我的毛发立即竖了起来,冷静地用手挡了那个摄像头(这一刻,我为自己沉着冷静深深感动着),取出来钱。
720.然后!我沉着冷静地掏出手机,沉着冷静地拨打了110。电话接通的过程中,我沉重地看了看天气,正是风雨欲来大事要发生的景象啊,天空和草地都是紫色的,而我,一个弱小的公民,为了全人类的安危,勇敢地站了出来。感动,桑格格,好样儿的!

730.接着!电话里响来了警察叔叔和蔼的声音,你好请讲!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正义撒满了我的肺腑,我那故作镇静极其严肃的声音颤抖着,某某路某某银行的取款机,有一个可疑的摄像头。警察叔叔居然没有太吃惊,他问:在什么位置?我都快哭了,还是尽量详细地描述了一下摄像头的位置。警察叔叔在那头明显停顿了一下,说:小姐,你说得这个摄像头,每一个取款机上都有……
731.最后!我一时有点接受不了自己满腔的热忱就这么戏剧性的化为乌有。我有点不甘心的说:你确定么?警察叔叔居然笑了:是的,你说的那条街,我很熟悉的。我有点抓狂:不管怎么说,我这种精神还是值得赞赏的!警察叔叔居然大笑:好的,我表扬你!
732.我一路上又路过了好几个取款机,专注地考察了一下,考,真的都有摄像头也,考。
733.我被朋友扶着,佝偻着身体,艰难地行走在同济新村的林荫小道上。他问:你行不行的?我的脸都绿了,往前蹭了两步,实在走不动了,就摇摇头摆摆手:你先回走罢~。我在马路上的石阶上,想搁浅的鱼那样大口的喘气,煞是痛苦。
734.我崩溃地对朋友再次挥了挥手:去吧,我呆会儿就回。看着他越走越远,我拉了拉紧绷绷的裤子,松动一下,就舒服一点儿。
735.蒜泥汗菜、鱼肚档、响油鳝丝、茭白肉片、番茄鸡蛋汤,哪一样都是我的宝贝,我都割舍不下,最后只有委屈我逆来顺受的胃了。我被扶出饭馆的时候,引来了许多人侧目:这姑娘怎么啦?没什么,我只不过达到了吃饭的最高境界:扶墙进、扶墙出。而已。
736.我运了运气,气定丹田,闭目自省,一会儿果然打了嗝。娘的,终于可以站起来了,回家。
737.看见一辆小小的自行车,破旧地躺在冬天里,死了。
738.我其实是个非常风流倜傥的女子,每次都会在飞机这种高级的交通工具上寻找白马王子,手头拿本人民出版社旧版的《红楼梦》,假眉假眼地在那儿翻来翻切,拿眼睛角角瞟到,看边边上有没得有识之士发现我这个古典美女。结果,从上海到成都的班机上,全部坐的是本地土特产男人,看到要下降了,个个站起来把包包头的棉毛裤翻出来,在座位上脱了外裤就换,里头的肠肠肚肚一扑烂子,弄得我一点儿胃口都没得,赶快把《红楼梦》揣起,闭到眼睛拽瞌睡。
739.出去喝茶的时候,豆豆和毛毛带她们的娃娃我就要带我妈,两个娃娃去儿童乐园,我妈就在边边上的糖饼摊摊转糖饼耍。她们对娃娃说:听话哈,不准跑远了!我对我妈说:你也听话哈,也不要跑远了。
740.一会儿,两个娃娃跑来告状:婆婆在和人家吵架!我跑过去,看见我妈在对糖饼摊摊老板在发嗲:恩,不嘛,再给两个糖饼嘛,就两个!我把她拉回来,她气到了,一甩手:讨厌!你们对我不好!扭头就走。
741.我焦急寻找着我亲爱的妈妈,她突然笑兮了出现在旁边的梅园头,站在梅花从中喊:嘿!来给我拍一张,我要在丛中笑!
742.今天和妈妈一起看完了《中国式离婚》,我妈一直不想看这个电视剧,因为她自己也离了婚的,但是剧情喃又有点吸引人,三看两看她又看进去了,不断的叹气,有几次还说:妈呦,看的我都要流泪了!你爸要是有这个宋建平的一半嘛我们都不得离婚!
743.大结局之后,我去上厕所,我妈去晾洗好的衣服。听见她一边晾一边自言自语:拿什么拯救你呦~!,爱人……我蹲在厕所里,眼泪一下就流下来了。
744.我不晓得吃了啥子,不停地放屁。走到一个高雅场合画展,我感觉不对,放下手中的茶,对旁边的朋友优雅地说:我去那边看看那幅《海棠图》。
745.我说:我想单独去做一次短途旅行!朋友说:不行!像你这样如花似玉的女孩儿出去一定会被人强奸的!我的虚荣心立即得到了极大满足,说:那好嘛,我就不去了嘛~!
746.热烈祝贺我爸爸入选“夕阳红中老年时装表演队”!并且成为绝对主力!
747.不是吹的,我爸嘛,一米七七的身材,又匀称,在他们中老年歌舞厅一站,很是打眼喃!据他说,有些想入非非的娘娘,总是想散了场约他喝茶,他把脖子一硬:不!我老桑不是那种人!
748.可想而知,我爸的魅力,可想而知,他伤了多少人的心。
749.被购物欲望折磨的难受,跑到“物美”去买了一把牙刷,就舒服多了。
750.有一天晚上,可能有凌晨3点钟,我无聊,就交钱在21CN看MTV,正好有邓丽君当年在香港维多利亚体育馆的演唱会。我大脑一片空白,我从来不晓得她还有这样一场演唱会。她像女神一样从舞台深处款款而出,纯白的纱裙: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我马上打电话给一个朋友,他叫晴朗,哭得浑身都哆嗦了,晴朗吓疼了:什么事?!出了什么事?!慢慢说、慢慢说!我短短续续、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邓、邓、邓丽君,实在、实在是、太、太可爱了!……
751.昨天晚上我发烧了。我发烧之后爱做怪梦,一般都可以直接拿去给超现实魔幻派的当代艺术家做点啥子作品,但是昨晚的梦之有条理和真实,让我今天醒了之后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752.晚上去市场买猫粮,看见有耍猴戏的,一个河南男人带着三只猴子,两只大的、一只小的。小猴子在后面,顶小顶小的,拣了块塑料纸捧着嘴里啃来啃去的。我抓了把牛肉味的猫粮摊在手上,它迟疑着伸手来抓,手小极了,小脑袋上整一边的毛都没有了,脖子上的毛也是斑斑点点的。我站起来,它受惊下意识跳到另一边,然后把猫粮急急地嘴里塞。我转身就走,一走,眼泪就掉下来。
753.我上了个闹钟,半夜三点钟爬起来,上线,等一个美国的朋友廖福美出现在MSN上。他终于来了,我马上就对他说:请帮个忙!他说:什么忙?我说:你最近不是要回国吗?请帮我带一小包美国的土!他说:你要干吗?我说:我买了一窝美国芦荟,一直焉趴趴的,可能是想家了,我想弄点美国泥土埋在它根根上!
754.我曾经买过这些东西:半只耳环、一件破掉领口的小衬衣、脏兮兮的木勺、被烟烫坏胳膊的玩偶、最后一个样品吹风筒、掉色的镜框、半身不遂的小凳子。
755.开春的时候,我想带我妈妈去趟杭州,花他个几千块钱,耍安逸:我们要住西湖边边上的青年旅舍,租80元一间的标准间,天花板上开了窗的那种,晚上可以看见月亮,嘻嘻嘻嘻嘻:)白天,我们两个租一辆情侣自行车,在西湖边边骑,柳浪闻莺啥子的,我妈看了一定高兴的很。我们还要苏堤上手拉手散步,照相,春晓苏堤。我要把我妈打扮漂亮一点,杭州的丝绸衣服整一件,我亲自给她画个娇艳欲滴妆。嘻嘻嘻嘻嘻嘻:)晚上,我要带她去新白鹿吃西湖醋鱼、糖耦、糟花生、一品白菜、莼菜汤,好了,就这几个菜,多了我们吃不完,下次还要来,可以点东坡肉、南瓜金丝饼、西湖素什锦。我们一定吃得之高兴,又便宜,嘻嘻嘻嘻嘻嘻:)
756.然后,我们还要去南京,苏州,流连忘返啊,乐不思蜀啊,哦哈哈哈哈哈啊哈!我马上打电话告诉我妈!
757.我妈说:不去,我要炒股。
758.没得啥事,我就打开电视看电视,看见中央台有个节目是讲三峡移民的,那些移民要上船的时候哭得汪啊汪的,我看到看也想哭,也是哭得汪啊汪的。哭完了,对朋友说,我想回家一趟,我想看哈我妈。
759.第二天买起机票就回成都了,好不容易拢屋后,我妈惊抓抓的问:你咋回来了喃?!我说:回来看哈你噻!她又问:你坐的飞机啊?!我说:啊!她还问:机票打折没有喃?!我摇了哈脑壳:走得急,没有。她心尖尖都痛木了:这个背时娃娃勒~!
760.因为要坐飞机,我一晚上都没有睡好,默想了关于坠机前生命最后一刻的种种细节。每次都是这样,恐机综合症。但是,我刚刚买了一部NEC笔记本怎么能死呢?还有好几件ESPRIT以及一双绝世无双的靴子(事实上稍微有点大),刚买的美宝莲睫毛膏连封都没有启,真的,我不能死啊!
761.由于睡眠不好,在机场大巴上我就睡着了,下车时钱包不见了,里面有巨款500元。不过,我想起了我妈妈的名人名言:折财免灾,那么,今天的飞机肯定是掉不下来了,我不用死了!我心情无比轻松地登上了3U8736航班,看着满满一飞机的人,心里很高兴:大家都不用死了!大慈大悲的观世音如来佛真主阿拉我父耶稣啊!
762.根据目测,飞机上大约有180个人,500除以180,我以约等于2。9元/每人的价格拯救了大家,千值万值。
763.在上海华山医院,我置疑:这是上海最好的医院?朋友点头:是啊,他怕我不信,加以说明:陈逸飞就是在这里死的!很好很好的!
764.我爸参加“夕阳红中老年时装表演队”已经半个月了。我打电话问他感受如何,他说:还——可以!狗日的是不同哈,艺术布走起来跟省委书记一样!……拉起那些女的,那些女的人家素质还是多高的,个个长得来丰丰满满的,你现在就是瘦了不好看了!拉起那些女的……
765.现在回成都,路都修得来认不到了!我出门只有打的;那些小巷巷儿头的苍蝇儿馆子全部遭拆了,我只有带到朋友切吃那些著名但是本地人不会光顾的“名小吃”;花钱也大手大脚的,想到反正回来耍嘛,放松点儿,不像在广州啥子都去价廉物美的地方……感觉很不爽,故乡是异乡。
766.我专门把朋友带到琴台路和百花潭公园的交叉路口,指到一块被撞坏的绿化带水泥隔断,说,这是当年我撞的。
767.在我们家后面的坝坝头吃麻辣烫,人之多,生意之好。突然听见一声“哎呀——!煤气燃了!”,人群“轰!”的一声就不见了,一分钟之后有人喊,对了!对了!没得事了!人群“轰!”的一声又回来了,刚才在吃啥子还吃啥子,刚才在摆什么龙门阵还摆什么龙门阵。我坐在那儿还没有回过神来,正在如梦如幻之间,旁边认不到的一个孃孃开腔了:这个小妹儿是瓜的嘛咋的呦?!要炸到眉毛了动都不动一哈!
768.上海太冷了,我筛糠一样哆嗦着佝偻着身体,慢慢拖行过大街小巷。这种缓慢无意中接近了哲学家思考时走路的速度,于是,我也思考起来:这样的天气,事实上可以开发一门生意,让美容院往人身上植毛,又贴身又保暖,多好!我甚至把价钱都想好了:高级鹅绒1000块;中档鸭绒700块;低档……鸡毛400块吧!
769.我无疑会选择最便宜的那种,我几乎什么都选择最便宜的档次,朋友们亲人们,这是一个美德!很高尚的!……不过,我选择最便宜的,就是鸡毛咯,嗯,高尚是高尚,不过是不是不太时尚?想想看,我,一个四肢短小的女性,一身鸡毛,矫健走过——
770.算了,我靠着我事实上优秀非凡的时尚触角觉得,这可能不是很好看,而且有可能让人产生不是很美好的联想,尤其是在禽流感阶段。就英名果断的打消了植一身鸡毛的打算,这门生意再说罢。
771.我妈说:其实我们那条街上还出过两个皇帝喃!一个是道光皇帝,一个是宣统皇帝。我无限自豪地说:真的啊?!我妈说:咋不是喃,两个都在成都环卫局工作,一个开垃圾车,每天负责把渣渣倒光,就是道光嘛;一个是负责旋垃圾桶儿,就是宣统嘛。
772.我们四川有文化:白,不说白,说迅白;黑,不说黑,说黢黑;轻,不说轻,说捞轻;重,不说重,说锭重;快,不说快,说飞快;甜,不说甜,说抿甜;苦,不说苦,说焦苦;酸,不说酸,说溜酸;辣,不说辣,说好鸡巴辣喔~
773.打电话给张敏:嘿!书可能真的要出哈!如果有首发式你要来喔!张敏有气无力地说:喊我去是不是倒开水?
774.豆豆的老公从深圳把她哄回去的时候,给她买了一套雅诗兰黛。我那天去她们家,狠狠用了一下(豆豆的心都要痛木了),是好用呐。
775.传奇,如果要说传奇,就是我曾经有一件黑色的外套,之贵,当时送给我这件衣服的人含糊其词地说,贵!一只袖子都是1000多。我舍不得穿,一直挂在柜子头欣赏。一天,有个重要场合,我隆重启用了这件传奇大衣,不料,这件传奇大衣上身还没有一个小时,袖子就脱线了,轻轻试到一扯,就像火箭脱离燃料箱一样脱离了我的手臂!我就像周总理那样,小心地扶着手臂度过了那个难忘的夜晚。第二天,我把那只袖子甩给送我衣服的朋友:拿去!你的1000多!

776.还有我当时发疯买的亮片背心,从来没有穿过,据说我妈觉得可惜,拿来穿了一次……都是我的罪过。我的一样一只的袜子,一样一只的手套,幸好胸罩是连在一起的。
777.昨天晚上睡觉我说了句梦话:买单——
778.大宝眼霜上海卖63,广州卖74,而北京只卖47。如果有一天我迁居北京,这是极其重要的原因之一,城市的综合吸引力真的很重要。
779.我妈举起餐刀,像举刀自宫的日本武士那样,杀向了盘中的一块牛扒。然后,她抬起来头来问我:我用对没有?我鼓励地点点头。她迟疑地问:我这样不难看嘛?我更加鼓励的摇摇头。
780.事实上,周围的目光都集中在我们这桌。我妈有点不好意思:咋人家都看我们呢?我镇静地用口布擦擦嘴角:妈妈,因为是我们是名人。我对我妈说,我所工作的那本杂志已经差不多举世瞩目了,只是在与广大普通群众沟通方便还要做些工作。
781.她相信了。
782.当有一本举世瞩目的杂志做为后盾的时候,我提议,妈妈,我们应该去吃点好的,比如,西餐?我妈沉浸在莫名其妙的喜悦中,稀里糊涂地就答应了。于是,她现在坐在浦东雅诗阁“塞纳河”西餐厅,艰难地切割一块牛扒。
783.最后,她把盘子一推,毛了:格老子!她迈着愤怒地步伐,去盛了整整一盘海鲜炒饭,还细细把虾仁挑出来,说梆腥臭。
784.上中学的夏天,我和张琦准备去一家叫做“南虹”的游泳池游泳,我们在传说中的街区找啊找啊,脑壳都遭太阳晒爆了弄死找不到!我们只有回家了。结果,今年回成都,坐出租又经过那边,正在拆迁,突然,半个招牌“南虹游”一闪而过,我回头再看,却又看不到了,只剩满眼的瓦砾和漫天的尘土。
785.我很爱我的同学田莉,很久没有看见她了。据说前几天她喝醉了,偏偏倒到地在凌晨5点回的屋。饿了,翻遍了整间屋确定除了一块香皂之外没有下肚的东西之后——她,一个都市时尚女性,在凌晨5点半,宿醉未醒的情况下,把韭菜洗了,肉、面找出来,开始叮叮咣咣剁声震天地开始包饺子。
786.我相当爱她。
787.她一边醉一边包饺子还要一边问:哎——,球赛好久开始喃——?
788.我好爱好爱她。
789.昨晚我看见黑社会了,今早我努力回想其中每一个细节,喃喃地说:嗯,我梦见……
790.睡在海边那个房子里,我拼命对自己说,乖,起来,去看日出前的晨曦。黑社会从另一个房间里走出来,穿着白色金边的长袍,我看见他吓了一跳:……啊,你好,你好。他笑笑说:我好啊,你好吗?他的样子一点儿都没有变,还是跟费翔一样,浓密的头发自然卷曲。
791.我说:我回来拿几件过冬的衣服,我有一件Sisley的桃红羽绒服还在吗?他摇摇头:我捐钱修了一个博物馆,有一个展厅叫“妈妈,再爱我一次”,你的东西都在那里。
792.他说,去海边游泳吗?我说:算了,我还是不会游泳。他叹口气:你总是让我不放心,你要知道,我们这个地球表面有多少都是水吗?你一个人在外面,不会游泳怎么行?!我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有事先走,家里有汤在火上!
793.黑社会从楼上追下来:……你以后写我的时候,能不能不要再提我的泸州口音?人家来成都这么多年啦,说话早就不瘪瘪瘪啦!
794.我略略定下心来:好的,我会把你写得很高大的。……我真的要走了——他看着我的背影,慢慢说:刚才我在海滩见过两只蝴蝶,我确信其中一只你也曾见过。我回头挥挥手:嗯,我确实见过。
795.你说为什么非得买个房子住着呢?!多么不合算阿!那么大一砣钱,掰成一小瓣一小瓣,揣在包包里,多么幸福啊。
796.住在一个写有自己名字的房子,我眼前就闪现自己穿着锻面棉袄,双手捧着银质暖水壶幽怨地端坐在红木太师椅上的样子,财产,房契,大红灯笼高高挂。作为一名光荣的无产阶级接班人,我觉得不爽,相当地~不爽。

797.从成都逃跑过后,基本上和所有朋友断了联系。前几天,突发奇想,不晓得在哪个旮旮旯旯头翻出了一本发黄的电话本,翻了半天,看见一个有家庭座机的,在前面加了个“8”——成都在我走之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包括电话升位。居然通了!我朋友居然还在!我惊喜的问:嘿!丁丁猫儿你还在打锅盔(买烧饼)哇?我朋友“哼”的清了一下嗓子说:现而今眼目下~,我不打锅盔,打高尔夫了。我现在是成都“合世”集团的总裁,喔~,是的,总裁!
798.回家,见到邓佳,她今年结婚,她给我看了一样东西,是摊在手上给我看的。她说:看!这是你小学2年级给我的!我还保存着!那是我的乳牙,当时我们在花园里的水笼头玩水,我的牙松了,用手一拨就掉了,我很大方我一贯大方,把它递给邓佳:给你拿去耍!
799.那颗牙真小。
800.对于至今保存着我乳牙的邓佳,我是心存感激的。有一天,一大堆小朋友在一起玩,突然她把我从人群中拉出来,然后狂奔了十几米,停下来,她上气不接下气说:我刚刚在那边放了一个屁,中午我吃了韭菜,肯定臭!
801.果然那边“轰”一声,像有人丢了炸弹一样,大家散开,一边散一边用手扇:好臭!哪个龟儿子放的屁?!
802.我拉了拉邓佳的手手,相视一笑,彼此都感到了春天般温暖的友谊。
803.我问我妈:妈,我的擦脸油呢?她说:在冰箱放鸡蛋的地方。我问她:妈,我打印的简历呢?她说:在冰箱第一层。我问她:妈,我的内衣呢?她说:在冰箱最大的哪一隔。她说:不插电冰箱可以当柜子用,嘻嘻,在藏区,洗衣机都用来打酥油,嘻嘻。……停顿一下,她轻声说:你走了,这么大的冰箱我一个人怎么用阿。
804.老子最近有两颗牙特别白!我刚把电动牙刷放进嘴巴,就睡着呱了。
805.我要去见一个男性友人,走在半路上看见地摊上有卖耳环的,我就想要不要打扮一下自己呢?就蹲下来试,劳烦人家摊主举个镜子给我照喔~,试了半天,我说了句:靠,女里女气的~
806.在溪边洗脚,一不小心一只凉鞋被湍急的水流冲走了,我马上把另一只也脱下来,顺着那只漂走的方向扔过去。上帝保佑,后面的小鞋子能追上前面的那只,它们可是天生的一对啊。
807.以前,我妈每天逼着我喝牛奶;现在我每天逼着我妈喝牛奶,我们两个都很不听话。
808.小时候,我非常喜欢把一块整砖狠狠砸在地上,砸成几半之后,捡些碎小的拿到乒乓球台上去研磨。磨得越细就越有成就感,一会儿就能整一小堆。上课铃响了,就把砖头粉粉撒在地上,红扯扯的一片,煞是好看。
809.前几天,我惊赫地在报纸上看到,现在的小商贩正是用我当年的办法在研制新型辣椒面。
810.祖国的三个大城市算是让我住了一个遍。这三地的阿姨各有特色——北京的阿姨:这眼霜可抢手了,您还不来5个?上海的阿姨:发票按原价写?不多开点?广州的阿姨:来!本来1块五的阿姨算你一块四啦!
811.张敏很早就宣布了她的人生轨迹:出家。她说,她希望在29岁的最后一天了却尘缘,盾入空门。我们听到这个话,很疑惑,问:你真的不耍啦?她笃定地点点头,并且指了指墙上贴的一张海报,上面有尊观音,以明心迹。
812.我说:那以后我约你去星巴客都不得行了啊?她同样有困惑:……咖啡算素的嘛?
813.干爹说:娃娃,你咋还不结婚?干爹有嫁妆给你,不得比你大哥二哥差!我说:干爹,人家嫌我野蛮!我干爹说:哪个?!老子帮你收拾!
814.干爹是最早在西藏开出租的那泼人,他说有一年雪顿节早上,载了一个去朝佛的女人,神兮兮问他:藏语“忘记”怎么说?他说:金塞堵。哪个女的一路上都在喃喃自语:金塞堵金塞堵金塞堵金塞堵。
815.我惊了一跳!
816.我也曾经在雪顿节的早上去看唐卡,也坐了一辆出租车去,路上也问了司机一个几乎相同的问题,但是,不是“忘记”,而是“忘不了”。司机说:你肯定不是藏族,忘不了都说不来,金梅塞!
847.我就金梅塞金梅塞金梅塞金梅塞金梅塞,念了一路,直到来到哲蚌寺脚下,看见晨曦中,上山的人弯弯曲曲,一眼望不到头,眼泪就啪啪啪滚落下来。

顶一下
(0)
100%
订阅 分享 回复
踩一下
(0)
100%
» 固定链接:就是ABC » 《上海-桑格格》
» 郑重声明:本文由匿名发布,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转载请保留链接。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留言。
【上一篇】
【下一篇】
  • 目前有 5 条留言 其中:访客:5 条, 博主:0 条

    1. 布丁酒店优惠券 : 2012年11月29日17:34:48 板凳 回复
    2. 大盗贼 : 2012年11月27日22:43:45 沙发 回复
    给我留言


  • 6487665